《北飘青年的职场生活》
第42节

作者: 一丈光

收藏本书TXT下载
  “他姐就没领他去精神病院看看啊?这人纯属有病!”朱新福这种追女孩方式小米还是头一次听说,真是无奇不有。
  后来再送纸条也是,总有各种各样的说法,总之就是想给人一种感觉,他不是上赶着追你。

  “你说说这事儿还有逼出来的?人人都要面子,这个朱新福偏偏爱在女孩面前装这种可笑到荒唐的面子。”
  当年朱新福第一次给米依兰送纸条时并不是他本人,是二蛋帮他转送的,还解释说这不是朱新福的主意,是大家觉得他俩是天生一对儿,逼他写的纸条。
  “和我说说这个燕儿呗?长得好看不?”
  “小时候疯丫头一个,和假小子似的,后来就变了,好看。”
  “和你比谁好看?”
  “你们总爱这么比,每个人眼里都有一位西施,人和人的审美喜好是不一样的,懂吗?”
  “那我是谁的西施呢?”小米喃喃道。
  一直也没急着找男友的小米经过这两天的这些乱事后,真的感觉自己就像陈文静所说,春心荫动了。

  告别米依兰回到家中,陈文静让小米坐到沙发上,很认真地要和她谈谈。
  陈文静是过来人,小米在这短短几天内的反常表现被她看在眼里。
  时而兴奋,时而失神。
  只能说明一件事,她恋爱了,或是陷入了与此相关的一种说不清的复杂状态中。
  作为同室租友、大姐,她有责任把自己知道的一些事情告诉她。

  她这才告诉小米,她和朱新福试着接触而未果的原因就是朱新福心里有人了,那个人就是田小米。
  小米双臂抱住陈文静:“姐你就放心吧,脚大脚小鞋知道,我和他不合适,我今天已经和他说明白了,我允许他喜欢我,但是要像妹妹那样喜欢。”
  “你笑什么呢?”
  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把他当朋友了。
  虽然他现在心里也会有些不好受,但必竟还没有投入进来,还谈不上是创伤。
  幸亏自己今天先断了他这念想,要不然想想这头死猪表面嘻哈内心煎熬的样子还真有点不忍呢。
  追女友用这种方式只有一个结果,地里的茄子被别人摘走。

  小米听到这儿笑了,米依兰说得一点错都没有,原来他真有这个毛病,明明是对自己一见钟情,可偏要死撑着面子。
  不过他又说了,不让把这件事告诉小米,必竟是终生大事,他还要和小米相处一段时间再看。
  陈文静和小米一样,也没接对方的打岔,而是告诉小米,朱新福说他第一次见小米就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感得他这辈子很可能一直要找的人就是小米。
  “那……,燕儿呢?”
  “他亲口和我说的。”陈文静还特意强调了一下。
  小米怔怔地看着陈文静,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这件事就算定性了,看来米依兰和苏剑锋的猜测是对的。

  陈文静推开小米:“我觉得新福挺不错的,不准备试着处一下再做决定?”
  小米再次做出了态度坚决的否定后,陈文静不再坚持了,只好说自己的事自己定吧。
  “等等,你刚才说脚大脚小鞋知道,你的鞋这么有灵性?”
  “讨厌,说反了嘛。”
  终于把朱新福的事搞妥当,为此还佩服了自己一番。
  从此生活归于平静。
  不过小米还是感到了一种莫名的幸福,一个女孩从上中学到上大学,可能被一个或几个男孩喜欢过,但朱新福却是第一个明确表示出来喜欢自己的人,虽然是拐弯抹角从别人口中得知的,但幸福感仍存。
  这或许就是一个女孩到少丨妇丨之间一种傲骄的资本积累吧?
  少丨妇丨,这个名词真难听,自己才不当少丨妇丨呢!
  小媳妇儿!小米想到这儿又笑了。
  这一晚,小米睡得很香……。
  五一小长假后的第一天上班,大家都来得很早,小米也一样。
  “对对对,还是小米懂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上次那个走光事件我和广告部去沟通,让梁宁把我可损惨了。”马利群满脸委屈地说。
  小米持不同意见,这事已经过去了,还是算了吧,没有证据的事闹来闹去也不一定有结果。

  “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得向上反映,这是品德问题!”李晶晶对马利群说。
  还说穿错,她41的脚能穿进37码的鞋里面吗?
  上次走光事件和小米起矛盾的就有她,李晶晶和小米这两双37码的鞋放在食堂墙角边的地上,就是怕人踩碰了到时还不回去,那地方也没有别人的鞋,她怎么就能拿错呢?
  “她故意的!”一提起这个梦梦,李晶晶和王诗意异口同声地喊了出来。
  “那天是模特队的梦梦把鞋穿错了,看看这事办的,唉!”
  马大好色,马主任进来了,手里提着一双金色高跟鞋。
  “看见没,这就叫素质!”李晶晶说话声一点也不小,故意让屁股还没进玻璃房的秦文莲听见。

  可惜这位秦副主任只是哼了一声加半拉儿白眼来回应。
  虽然看见秦文莲像咽了只苍蝇一样难受,但她还是礼貌地问了声秦副主任好。
  “她损你你没长嘴啊?”李晶晶问。
  “虽然不是一个部门,人家是经理,我是个小主任,级别差着呢。”
  “这事儿你得学学咱们秦副主任,虽然级别不如你高,但就和你拧着干,你也不是把人家没咋地吗?”许立新这句话赢得了大家的掌声。
  “哗!”一杯热水就浇在了许立新后背上。
  原来秦文莲在他说话的时候正从玻璃屋子出来,刚好听到。
  “开开玩笑,你动什么手呢?”马利群冲秦文莲喊了起来,大伙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么硬气地对秦副主任说话。
  秦文莲哼了一声气呼呼地再次走回自己的玻璃屋。
  “没事没事,是温水。”许立新一边整理被泼湿的衣服一边说。

  这时杨华说了句难得大伙爱听的话:“马主任我是真想不通你,你不是马董的亲戚吗,干嘛对她这么让着?”
  “唉,说来话长,还是不说了。”
  “必须说!”李晶晶一拍桌子。
  马利群自来了一室后,随着和大家的相互了解,关系和大家处得也越来越融洽了,虽然文化不高,但人随和、愿意为大家做些好事,缺点就是那个好色的印象算是留下了。

  “你们不知道啊,后来回家和我爸往上一攀辈份,我应该是马董的爷爷辈啊,她跑去叫人家哥,害得我现在也跟着叫哥,小了两辈儿,这不是爷爷变孙子吗?”
  “马主任,这话说得没良心了吧,你老婆低三下四地求人家给你把工作落实了你还这么说?再说好歹是门亲戚,也不算丢你的人吧?”刘胜男替他老婆抱不平了。
  “人没钱,再娶上这么一个傻老婆,就得当孙子啊!”马利群感叹了一声。
  马尚东还真给面子,直接给弄了个主任当。

  马利群的媳妇瞒着全家人三番五次地找到马尚东提着东西哥长哥短的把这件事办妥后才告诉马利群。
  马利群所在的国企转制被下岗后,一直闲在家,做过几次小生意也没成过一次,不得已才想起来到开公司的这位亲戚手下混口饭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