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战,比你想像的更黑暗》
第20节

作者: 真后悔啊

收藏本书TXT下载
  到这一境地,说与不说,已经不重要了。
  而被抓的事,陈东更是没脸说。

  第二天中午,老唐又打电话过来,税所那边下达了正式的通知,补交国税九十七万,地税六十九万,合计一百六十六万。
  交清所有的税后,再酌情复工。
  也就是说,不交钱,以后就别想开工了!
  至于工厂帐户上的钱,还剩下二十几万,意味着要想复工,还差一百五十来万。
  知道这事,陈东在脑海里,一遍遍地算着,不停的打电话。
  但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偷税被查,工厂被封,与周立国闹翻,这些事居然很快传到那些远在几千里外的客户耳朵内。想要他们结货款,一个个都是借口不断,拒不给钱。
  直到手机没电,陈东这才无力的躺在地上。
  “呵呵,周立国你说的对,和你翻脸我果然是活不下去。但我不服,就是不服!”陈东握紧拳头:不服,不服,把我关在这里也不服!
  不管陈东服不服,警署的人可不惯他,足足关了十五天才被放出来。从多尔希酒店取车,回到工厂。

  工厂大门紧闭!
  和老唐说的一样,工厂已经被封,所有的员工也都离开,两三百人的工厂,现在是空无一人。
  陈东没有下车,坐在车内,看着紧闭的工厂大门,脑海内飞快的运动着。
  这税肯定是要交的,除非自己以后不想再做生意了。
  要不然,逃不掉。
  其实,说起来都是有交税的。
  只不过以前是定税。

  而且定税的时候,工厂刚开,那时才十几二十人。国、地税加一起,一年也才一千多点。现在,被李雪曦交了帐本,自然……
  陈东对这女人和周立国都恨的咬牙切齿,自己几年的心血,被他们这么一弄,算是全完了。
  周立国有这样的庞大能量,这一行自己想要继续下去,怕是只有被他整死的份。
  要想死里逃生,现在怕是只能用壮士断腕的狠劲了。
  申请破产清算。
  厂房是自己建的,地皮是自己买的。可以说,这几年赚的钱都堆在这工厂上。
  以前,自己的目标是成为周立国第二。
  但现在看来,只能从头再来。
  陈东打定主意,拿起放在车上充电的手机,找个一号码拨出去。
  “老罗,我想找你聊聊!”
  “好,我在办公室,你直接来吧!”

  驱车来到罗仁的事务所,在他办公室里,将事情大概说了遍。有些属于家丑的事,自然没有细说,一言带过。
  听到陈东说要申请破产拍卖,罗仁露出思量之色。
  “陈东,走出这一步,你之前几年的心血可就都白费了。你真决定要这样做?要不这钱从我这拿,算我入股工厂的钱,你看怎样?在我看来,就这么一点钱,你还到不了山穷水尽的那一步。”
  罗仁说的有道理。

  可陈东在固执的摇头,拒绝了罗仁的好意。
  如果是没有想明白,或许是会答应。
  但已经猜到了这是周立国的手段,猜到他甚至能影响到钱盖那一层面,陈东绝不想因为自己再把这兄弟也连累了。
  而且,不断了,周立国是不会罢休的。

  见他回的坚决,罗仁轻叹了声:“行吧,东子,你既然打定主意,那这事我来操作倒也不难,但你真的不再想想?就算是贷款抵押,也比这一步要强啊!”
  “老罗,我想的很清楚,也知道自己是在做什么,你不要劝了,依我说的做吧!如果老天爷照顾的话,说不定这厂子还有机会回到我手中。”
  陈东笑了,这笑容落在罗仁的眼同中,竟是生出几分高深莫测的感觉。但罗仁也没有多想,微笑开口:“行,你们生意人的心思,我也猜不透,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说着,开始立刻着手处理。
  这是他的专业领域,办起来自然是快。
  不到半天的时间,清算小组已经由法院牵头组建,陈东一身轻松。
  工厂变成了拍卖品,而从这一刻起,数年的心血看似是付之东流。要知道,这一拍卖,除了那套还在李雪曦名下的房子,陈东可就算是一无所有。

  当然,好像也不是真的一无所有。
  税只有一百多万,加上工人的工资和外债欠款,也就三百万左右。
  工厂里的机器设备、材料等不值不了多少钱。可如果加上厂房和地皮,再加上没有收回的货款,法院的估价,高达一千五百万。
  知道这结果,陈东一下子不难过了。
  破产拍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一种变现的手段。
  东兴饰品厂拍卖一事,很快就挂了拍卖首页。不到一天的时间,可以说有这心思的人都知道了这事。

  而在事情发生三天后,出差的钱盖回来了。
  得知这事,再联想到之前陈东的电话,钱盖肠子都悔青了。第一时间,拨通陈东的电话。
  “东子,在哪?我现在特想想喝酒,和你喝酒!”
  接到钱盖的电话,住在一小旅馆中的陈东不由地看了眼手表,笑骂道:“盖子,你是疯了吧?一大早的找我喝酒?告诉你,哥忙着呢!没时间陪你疯。”

  “来我家吧,这次从西南带回几箱正宗的毛台酒,你不来,我一人喝。应该不要到中午,你就可以到医院急诊科来探望我。”
  “你大爷!盖子!喝个酒而已,至于吗?”陈东笑的更欢了。
  可眼角,却是流下两行清泪。
  钱盖的这个电话,让陈东的心情一下子好了很多。之前本是只有三成把握的事,在这一刻也变得信心十足。

  看了眼旁边电脑页面,陈东大声道:“盖子,你小子现在的翅膀是真硬了,居然还敢敢威胁我?行,给我等着。老子中午要是不能和你一起进医院,算我输。”
  “等你。”
  挂断电话,陈东换衣服,关电脑,打车前往市家属楼。
  以钱盖现在的身份,显然是不可能住这里面的。但他有个好岳父,稠州市的一把手,所以,要住这里面也不是太难。
  钱盖的家来经常来,与门口的警卫都混得脸熟,登记一下,直接进入。
  等来到钱盖家时,陈东发现,桌上已经舞摆了五六个菜,都是自己喜欢吃的下酒硬菜。
  四目相交,钱盖摇头苦笑:“东子,这次是我对不住你,客套话我就为说了。今天怎么喝,你说了算。我已经做好准备去医院躺几天的,你放马过来就是。”
  “想吧!我来你家喝酒,不是我来请你喝酒。这好酒,你休想多喝一滴。”
  陈东呵呵一笑,看上去与平时并无两样。
  可在看到这一幕后,钱盖更难受。因为他清楚,这些事情加在一起,对一个男人来说打击有多大。说家毁人亡,都不为过的。
  面对在面坐下,两人一人一瓶,一杯接一杯。
  毛台酒的度数不低,像两人这种喝法,普通人根本就受不了的。
  钱盖的酒量不如陈东,心中难受,更是容易醉。

  一瓶酒下肚,他双眼游离,硕大的泪珠子直往下掉。
  “东子,真对不住,我要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怎么说我也不会出这门的。东子,兄弟,我真不是故意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