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战,比你想像的更黑暗》
第23节

作者: 真后悔啊

收藏本书TXT下载
  借着小青年踢腿的力量,容不得小青年稳住。
  众人只听到嗞拉一声响,小青年的裤裆被撕开。
  他双腿横在两张桌间,形成一个标准的一字马。
  看他痛苦的样子,这动作显然超出了他的能力,极有可能是扯到蛋了。

  陈东没时间来欣赏他痛苦的样子,一手握住一啤酒瓶,朝另外三人砸去。
  砰砰砰……
  一连三响,三人没有能近前,便应声倒地。
  以前在军队,怎么说格斗还进过连队前三的。
  要知道,那可是海陆两栖特种部队。能夺前三,陈东的身手可不是吹出来的。
  离开军队虽说有几年,但陈东一直都有训练,功夫没有丢下。真要比较的话,应该比以前还要强点。
  所以,对付这几只小猫小狗,就算是留手,也不是太难。
  三个脑袋砸出血。

  而陈东这边,谁也没事。
  看看四周,已经有人在打电话,陈东低声道:“这饭看样子是没的吃了,咱们快走吧!”说着,陈东随手丢下几张红票,三人快步离开。
  这地方离警局并不远,陈东可不想三人再进去。
  打车离开,直奔火车站。
  老唐和老方两人一路上一声不吭,陈东虽然没有说,可两人都清楚这是什么意思。
  售票厅口,陈东停了下来,转身看着两人。

  “两位老哥,去买票吧,你们先回老家。等我这边的事情完全解决了,我再叫你们回来。我只说一句,以后但凡我有一口吃的,保证让两位老哥不会饿着。”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两叠钱,塞在两人手中。
  一人一万。
  “老板,我们……给你添麻烦了!已经让你破费,这钱我们可不能要。”
  “拿着,这钱也不算是白钱,当做是你们后面的工资。等会我再给你们一人转十万。听我的,在家安心等着,最多三个月,你们就可以再回来上班。”

  “行,那我们就接着了,多谢老板。”
  两人没有执意拒绝。
  说实话,两人需要钱。
  打马山,是因为不忿,但因此事连累到自己的安危,导致不能正常的营生,那两人还能如何选择拒绝呢?
  亲自送两人上了火车,陈东用手机给两人各转了十万块。
  对这两人,陈东心中满是感激和愧疚。但对马山,却是大感不爽。
  真论起来,自己与他也算是有恩吧!忘恩也就算了,居然还负义。不管这事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他总得为此要付出代价才行。
  陈东阴沉着脸,过河往江东去。
  之前盖子的话,让陈东上了心。而在接下来的计划中,这事可是关键,自然,得好好的打探打探才行。至于对付马东,不能急!
  晚上,钱盖打来电话,杜拉已经离境。要想去中东找他,显然是不现实的事。但查的出来,这杜拉的真正身份并不是什么大老板,只是个普通的商人。
  中东商人在稠州市有三十几万,他只是其中普通的一个。
  那三个女人,倒是被钱盖给找了出来。
  不用钱盖多问,以他这个刑侦大队长的身份,轻微的示意下,三人便是吓得面如土色,老老实实的都说了。
  从她们口中得知,联系她们的人是马山。
  三女也算是多年的老江湖,生怕这事后面会有麻烦,所以在和马山谈事的时候,她们暗中录了影相。

  消息一好一坏,但对陈东来说,已经足够了。
  陈东从没有奢望过在这件事上彻底地让周立国后悔,真正的目的是让他感觉到肉痛。
  余生漫长,这债慢慢算也不迟。
  先对付马山,收点利息也不错。

  文黛的工作效率很快,第二天,陈东还没醒来,手机已经响起。看号码,是文黛的。
  不用多想,对她这电话的来意也能猜到几分,这让陈东的睡意顿时全无,连忙按下接听键。
  “文律,你好,都准备好了?”
  “是的,陈先生,上诉书我已经准备好,你今天要是有时间的话,就过来看看还有什么不足的地方。如果没有,那我就准备递交法院了。”
  “行,我马上就来,就在你们律所旁边的茶餐厅吧,正好,请文律吃早餐。”
  “好的,那我先叫好东西等你。”
  文黛的声音中透着一丝疲惫,显然,为了做这上诉书,她熬了一夜。
  所以,没有和陈东客气。

  陈东起床,胡乱地洗漱一番,立刻搭车前往。半小时后,在茶餐厅见到了文黛。
  “文律,久等了,真不好意思,抱歉啊!”
  “陈先生客气,先吃东西,然后再看?”
  “好!”
  一大早起来,陈东感觉也有点饿,当即在文黛的对面坐下,大吃起来。

  相较于文黛的细嚼慢咽,陈东大有狼吞虎咽的势头。
  两三分钟的时间,陈东已经放下筷子,拿起桌上的上诉书细细地看起来。
  “很好,比我想像中的要好得多,文律不愧是专业人士,我非常满意。”陈东放下上诉书,一脸认真地说道。
  当然,这也不是在夸人,对陈东来说,事实是如此。
  对于陈东的夸奖,文黛倒是没有什么认真的表情,一幅理当如此的神色。伸手,将耳边的发丝拂到耳后,文黛淡声道:“陈先生,不好意思,但有些话我不得不说。”
  “文律客气,有什么话你尽管说就是。经历这场变故,我想我已经没有什么话不能听的了。”

  文黛点点头:“陈先生,昨天我听你说,马山要和你那前妻结婚,请问是在什么时候?我想,如果能等到他们结婚后再上诉,胜率会更高。就是不知道,陈先生你的意思怎样?”
  “当然可以!我相信他们既然当众宣布,应该等不了多久。而且,据我估计,有人等不及的。”
  “是吗?”文黛微微一楞似乎想问这个人是谁。但看陈东没有说下去的意思,文黛识趣的也没有再问,而是继续道:“那陈先生你是否已经决定了,在他们结婚后再行起诉!”
  “对,文律,还有一件事,之前我被陷害一事已经查出了些结果,那件事的主使者和马山有关连,你看这对此事有帮助吗?”

  见文黛目光投过来,陈东当即将多尔希酒店的事说了遍。
  听到说杜拉已经回了中东,无法从他身上得到证据,文黛一脸可惜的表情。
  “陈先生,还是那句话,打官司讲求的就是证据。咱们证据越多,自然是越有利。所以,在这段时间内,陈先生不妨多花点心思在这事上面。”
  “好!我会的。”
  两人边说边聊,差不多十点,才结帐走人。
  如陈东所料的一样,文黛果然是通宵加班,送她回去后,陈东又溜去江东,查探消息。
  如果说事情分缓急的话,物流城的事,比上诉的事情重要。因为陈东清楚,要想从周立国身上雪耻,自己必须得有一定的实力。
  而这实力,自然是与钱有关。
  这个世道,打工可以养家糊口,但赚不了大钱。正经的做生意,也只能混个温饱。
  高风险,才能带来高收益。而有些风险,很多都是踩着红线在走的。
  成功,人生巅峰。
  失败,万劫不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