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战,比你想像的更黑暗》
第24节

作者: 真后悔啊

收藏本书TXT下载

  在这件事之前,陈东所想的,不过是小富即安罢了。
  但现在,富贵险中求。
  陈东的预料没有错,跟她周立国多年,对他的心性多少也是有点了解的。在和文黛定好上诉书的第三天,陈东收到了消息,李雪曦和马山结婚了。
  两人对外一致称,是奉子结婚。
  至于这如何奉的子,却是只字不提。
  这经过,再怎么说都是不光彩的。谁都知道,李雪曦之前是陈东的妻子,怎么就与别人的妻子奉子成婚了?
  确定消息,陈东立刻所能文黛电话,一起前往法院递交上诉书。
  李雪曦以为就此能高枕无忧,再过几年,与马山离婚,有周立国的照顾,靠着这工厂,日子想怎么过就怎么过。
  所以,当法院的传票送到时,她傻了眼。
  至于马山,在李雪曦面前,根本就不敢说什么。
  还是之前那间办公室,李雪曦捏着传票,心情极是不爽,也极是不安,冷冷地盯着坐在对面的马山:“你还在这干什么?这是你能解决的吗?给我出去!”
  马山低着头,一声不吭地走出办公室,顺手还将门带上。
  倘大的办公室,只剩下李雪曦一人,她没有任何的迟疑,立刻拨通周立国的手机。
  “姐夫,出大事了!”

  “又出什么事了?”周立国皱起眉头,一天到晚都是这破事,他有点烦了。如果不是因为李雪曦生的是儿子,以周立国的性子,早就想办法疏远她了。但现在,看在儿子的面上,再是不悦,也不敢发脾气。
  对周立国来说,儿子,比国光集团都重要。
  “姐夫,刚才我接到法院的传票,陈东那小子他告我们欺诈罪?”
  “什么?”周立国一听这话,急了。
  “雪曦,你是说这小子告我们了?”
  “那倒不是,姐夫,你别急啊,是我没说清楚,那混蛋告我和马山。”李雪曦听出周立国的焦急,连忙解释道。
  一听这话,周立国松了口气,重重地坐在椅子上。
  “行了行了,看来那小子留了一手,不过想来也是为了钱。放心吧,这事我知道怎么办了。”周立国明老奸巨猾的,一下子就明白了陈东的用意。
  按道理来说,他要告的人应该是自己和李雪曦。

  现在,漏了自己,换上马山。显然,他不是疏忽,而是在等着自己出面求他,给他送钱。
  挂断电话,微微思量,周立国冷笑出声:“小崽子,跟我玩阴的是吧?我倒要看看,你小子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拿起手机拨通一个号码。
  周立国以极为阴沉的声音道:“给我用最快的速度找陈东那小子的下落。”

  小旅馆内,陈东冲完凉,刚换好衣服,门从外被人敲响,打开门,看到站在门口的周立国,陈露出一抹笑容。
  “你来了?”
  “你小子用那手段,不就是想要我来见我吗?所以,我来了,咱们聊聊?”
  周立国大步走进房内,跟在他身后,是两个身材高大的男子。
  这两人,陈东认识,是周立国的保镖。
  一般情况下,他是不带两人的,除非是他认为重要的场合或者是做什么见不得光的事的时候。陈东并不认为来见自己这事对周立国来说有多重要。
  所以,带这两人来,根本就是不怀好意。
  周立国在椅子上坐下,有些不自禁地摸了摸鼻子。

  “陈东,我周立国从小到大,都没有吃过那天那样的亏。所以,在谈正事前,我想先报个仇。当然,我也不怕告诉你,如果你小子没本事,那么,接下来你会手脚全断,半生半死的出现在某个垃圾堆里。”
  “好啊!”陈东倒也不惧,朗声道:“非常好,你有这意思,我正好也有。如果他们两个是废物,那么,你的下场也一定会不好看……”
  陈东的话,还没有说完,两个大汉已经走上前,一人一拳,直朝陈东的面门冲来。
  如是是普通人,面对两人这一拳,免不得手忙脚乱心里发慌。可对陈东来说,这不是小意思。
  打架而已,在军队打的多了。而且军队里流行的是一招制敌,现在这情况,和对方可没什么好客气的。
  两人拳头一出,陈东侧身上前,错开两的拳头,一手握住一个脑袋,狠狠地撞在一起。

  房间内,只听到蓬的一声响,这两个大汉双眼翻白,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这突如其来的结果,顿时让周立国顿时慌了神。
  以前,只听陈东自己说能空手对付几个普通人,现在才清楚,他是说假话了。
  这身手,可不是几个普通人能对付的。
  周立国清楚,自己这两个保镖也是练家子,平时三五人近不了身。而在陈东东前,表现的居然和两个大草包差不了多少。
  两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陈东抬腿,走到周立国的身前。
  抬手,狠狠的一记耳光抽在他老脸上。

  周立国的脸,迅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嘴角,有血流出来,滴落在地。陈东甩甩手,呵呵笑着,在周立国的身边坐下,指了指对面的墙角。
  “看到没有,监控,我装的。”
  “小子,算你狠。”
  周立国明白陈东这话是什么意思,有监控,那么自己想就此事做文章,只会自讨没趣。
  “说正事吧!”陈东不给周立国思考的机会,直接了当地道:“你今天的来意我懂,我先说说我的要求!工厂我可以不要回来,但你得另外付钱买下来。还有,马山必须得进去,而且不少于五年。你办不到,接下来的事情就不必再谈了。我现在,不怕你。”
  “没问题,但你给我记着,今天你小子是真正的得罪我了。以后,我会盯死你的。钱,我可以给你。因为我知道,你以后会像狗一样的跪在我脚下,哭着求着还给我的。”
  周立国说完,在陈东不以为然的冷笑声中,从袋子里掏出一张卡,扔在桌上。
  “这卡里有三千万,密码是六个零,应该和你要的数目只多不少了吧?马山,一个礼拜内会进去。”
  说完,起身准备离开。
  陈东不在乎他的态度,拿起卡,以充满玩味的眼神盯着周立国,邪笑道:“周立国,你可不要骗我,要不然,我不介意将你的那份亲子鉴定拿出来。那份上诉书上的名字,随时都可以换成你的。”
  “三天内,马山进去,十年。”周立国恨声说道,头也不回地离开。
  陈东没有再留人的意思,也没理会地上晕迷的两人,拿着卡,换衣服离开。
  卡里面的钱和周立国所说的一样,三千万,一分不少。
  这样的结果,陈东反而是高兴不起来了。
  周立国给的毫不迟疑,这就意味着,他真有手段对付自己,让自己将这钱全数交还给他。
  也就是说,从此以后,自己得日夜防着这阴险狡诈的小人。
  但又怎样呢?
  一句话,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
  怕你,就不活了!
  陈东换了个旅馆,给文黛电话。
  电话接通,陈东开门见山地说道:“文律,不好意思,今天有人找到了我,开出一个非常不错的价码,我准备接受他们的庭外和解,真是不好意思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