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夫妻》
第39节

作者: 八隆

收藏本书TXT下载
  他已经三十多岁了,有的同事像他这个年纪,孩子都上小学了。

  在办公室里,经常有人问他:“小张,你有小孩吗?”
  “小张,你结婚几年了吧,怎么还不生个小孩呢?”
  “我比你还小几岁,我的孩子都上幼儿园了”
  “是不是你老婆爱美,不想过早生孩子呢?”
  “女人生孩子生得越早越好,如果超过三十岁生孩子,就是大龄产妇了,而且身材很难恢复的”
  “要生孩子就得趁早,家里有个小孩可好玩了”

  “孩子是夫妻之间感情联系的纽带,有了孩子,可以减少很多家庭矛盾”
  “就是,如果总是夫妻两人,大眼看小眼的,时间长了,肯定会看腻的,有了小孩就可以转移注意力”
  “是啊,小张,赶紧让你老婆生一个吧,别顾着忙工作了,孩子迟早要生的,哈哈哈......”
  每次听到同事们善意的劝说,张小刚总是感到心如刀绞,他没办法回答同事们的疑问,只能无奈地报以苦笑。
  他怎么可能不想要孩子呢?可是他想要却要不了,那种难以言说的痛楚就像毒蛇一样,一点点地撕咬着他的胸口,他想发泄,可是找不到地方;他想逃避,但是又没有勇气丢下父母。
  每次打电话给父母,他们总是关切而焦急地问:“小梅怀上了吗?她的身体怎样了?”
  “我们都七十多岁的人了,你大姐的儿子都快结婚了,我们连孙子都还没有,你要为我们考虑一下”
  “如果真是身体有问题,你们赶快去医院检查看看吧”
  “村里像我们这个年纪的人,都快抱曾孙了,可是我们连孙子还没有抱上”
  “唉,我和你妈都老了,还能活几年呢?”
  每次听到父母的追问,张小刚真是有苦无处说,那种有苦难言的绝望感,让他不知道如何释放。
  这种可怕的疾病,让他愧对父母,没有让他们早早抱上孙子,父母一年又一年地盼着,可是年年让他们失望,如今看来,他们这辈子都不能实现这个愿望了。

  在妻子梅蕊蕾面前,他感到羞愧和自卑,得了这种病,他就失去了做为男人的尊严,他害怕面对她。
  其实他的这种想法,完全是男人的虚荣心在作怪,殊不知,遇上了这种烦心事,他的妻子也是受害者。
  作为丈夫,他应该安慰妻子,与她一起面对生活的困难才对。可是他没有这样做,男人的自尊使得他选择了逃避。
  从那以后,他开始对妻子的一切不闻不问,错误的人生选择,注定了他们夫妻悲剧命运的开始。
  他没有想到,此番错误的选择,不但亲手毁掉了他经营多年的婚姻,阴差阳错之中,他也稀里糊涂地将深爱着的妻子推向了另外一个男人的怀抱。

  下班后心情苦闷之时,他不想回家面对梅蕊蕾,于是便去附近的酒吧里喝酒解闷。
  内心压抑太多的痛苦,只有借助酒精的麻丨醉丨,他才能暂时忘记疾病带来的折磨。
  为此他付出的代价是,精神变得越来越颓废,原本英俊潇洒的他,在同事眼里,每天都是憔悴不堪的形象。
  他这样做完全是破罐子破摔,他的身体有病,梅蕊蕾的心情也不好。

  其实她并没有流露出任何怨言,只要他在家,她还是一如既往地给他做饭,洗衣服。
  梅蕊蕾理解丈夫心中的苦,为了安慰他,她不得不忍受内心的煎熬,尽最大的努力让丈夫感受到妻子所能给予的温情与关爱。
  殊不知,她越对他好,张小刚的心里越觉得有愧,更加不敢面对她。
  尽管他内心很感激妻子的不嫌弃,遗憾的是,他故意装着不表露出来,反而不领她的人情,一如既往地冷落她。
  强烈的自卑感,让他觉得不配接受妻子的关爱,偏激之余,他甚至认为她是在怜悯他,故意伤害他作为男人的尊严。
  他们的生活没有发生变故之前,他的工资卡一直交由给梅蕊蕾保管,平时的生活费也都是从他的工资卡中支出。
  从那以后,他向妻子要回了工资卡,并更换了所有银行卡的密码,做出一副与她划清界限的架式,甚至冷冰冰地告诉她,让她不要再干涉他的生活。
  就这样,这对曾经恩爱无比的小夫妻,感情渐渐产生了裂痕,在他们的小家里,再也看不到当初相敬如宾的场面。
  那场病痛,犹如一道污渍,滴落在他们纯洁的感情纽带上,受到了污染的感情,让两人的关系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不过他们并没有提出离婚,因为婚姻不是他们自己所能决定的。张小刚觉得除了无颜面对妻子外,他同样没有勇气面对父母,肯定不敢主动提出离婚。
  他心里很清楚,梅蕊蕾自始至终都是一个好妻子,除了公认的长得漂亮外,她的脾气也很好,且会持家,善待他的父母和姐姐们,做人安守本份,他们是彼此的初恋,他们的感情纯洁而真挚。
  如果没有这场变故,他们该是多么幸福的一对夫妻啊,只可惜,命运无情,为什么要让他患上这种难以启齿的病呢?
  张小刚心里很清楚,他逃避梅蕊蕾,并不是不爱她,而是他的心里有愧,男人的尊严和自卑感作怪,他故意选择逃离。他之所以这样做,就是不愿意被妻子看不起。
  面对现实,他没有勇气与她平静地相处,他故意冷落她,折磨她,想以此来满足自己所谓的“男子汉的尊严”。
  有一天晚上,张小刚在酒吧渴酒回来,已经到了晚上十二点多钟。当时梅蕊蕾还没有睡觉,她一直在上网打发时间,其实她是在等丈夫回来。
  起初,张小刚每次喝得醉醺醺的回来,梅蕊蕾见他总是借酒消愁,出于关心,她好言相劝了几次,可是他完全置之不理,依旧我行我素,甚至对她出言不逊。
  “干嘛总去喝酒?喝酒对解决问题吗?”梅蕊蕾关心地说道。
  “你少管我的事,我就是喜欢喝酒,跟你有什么关系?”面对妻子的关心,张小刚毫不领情。

  “喝酒对身体不好,医生不是跟你讲过吗?”此时梅蕊蕾还抱着一丝丝的希望,期盼丈夫能好好调养身体,争取生一个自己的孩子。
  “你什么意思?在嘲笑我是不是?为什么要提这件事?”张小刚最忌讳就诊这件事,尽管心里明白妻子是为他的身体着想,但是他就是抗拒吃药,因为他觉得医生是在安慰他,他在网上查过多次,就他先天性的病症来看,即使身体调养得再好,吃再多的药,也不会有治愈的可能。
  如此争吵的次数多了,梅蕊蕾的心里难免会生怨气,丈夫身体有病,作为妻子的她也是受害者,她又没有做错什么,她好心好意安慰他,凭什么还要遭受他的冷落,甚至责骂呢?
  他得的那种先天性疾病,又不是她引起的,他为什么要将怨气发泄到她的头上,她有何过错?

  那天晚上,当张小刚照样满口酒气地进门来,梅蕊蕾对他的怨气已经与日俱增,她一改往日的笑脸相迎,板着脸问他:“是不是又喝酒去了?这样下去有用吗?”
  “你管得着吗?我早就对你说过,不许过问我的事。”张小刚将外套和皮包丢到沙发上,换完鞋后,踉踉跄跄地向洗手间走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