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四栋第七监室》
第15节

作者: 北风如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

  当天是周六,夏干部没有上班,黄裕新就说道:“等周一夏干部上班了再说吧!”
  吴建国被安排到和赵昌平他们一个组,因为年龄大了做事手脚不快,在快出货的时候还没做完,赵昌平谄笑着来到他面前说道:“新口子,有烟吗?搞点烟,我来帮你做。不然等下没做完可是要开板子的哦。”

  吴建国看了看他,冷笑着说道:“你开我板子?你晓不晓得死字是怎么写的?”
  这句话一下子让整个监室都安静下来了。可以说这应该算我进入监室以来听到的最嚣张的一句话了。赵昌平一下子被镇住了,讪讪的嘟噜了一句“这么牛逼?”后去找猴子去聊天去了。
  黄裕新是个不愿意惹事的人,看吴建国还没做完就去到他那里帮忙,黄龙也被吴建国的嚣张勾起了兴趣,凑到他面前一边帮他装袋一边和他闲扯想探探他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吴建国四十六岁,这是我给他登记的时候知道的,显然,黄大侠那两根直来直去的肠子在他面前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黄龙和他扯了一会什么都没了解到还白搭了帮他装袋。黄裕新倒是没问什么,就只是说了句:“快点,出货之前做完。”
  出货之后打扫卫生的时候是梁方安排的,吴建国被安排到和赵昌平一起擦地,我被安排到在洒了水的地面撒洗衣粉。
  只听到在我后面的吴建国对着昌哥说:“兄弟,你帮我多做点,回头少不了你的好处。”

  赵昌平回应:“咋的,有水路啊,还是你卡里有钱啊?有烟吗?”
  “你们两是老乡,一个县的。”我听到后忍不住对他们两说了句。
  “嘿,老乡啊,你那个镇的?”赵昌平立马有了兴趣,“卡里有钱吗?有烟吗?”
  “我南头镇的,不过来这里都快20年了,没怎么回去过,你那个镇的?”吴建国倒是显得波澜不惊,淡淡的回应道。
  “我南山镇的,那我们不远啊,我回去客车还得经过你们那里呢。我跟你说,你进来了得趴住点,不然小心被上面的搞。在这里面不比外面,没人给你面子的,你看你开始那么嚣张,以后你得小心点。”赵昌平在接过吴建国递来的烟后语重心长的说着。
  “没事,我看谁敢对我怎么样?到时候我整死他!”
  吴建国说这句话只有我和赵昌平听到,我估摸着这哥们有点不简单。肯定是监室里常说的“有水路的”那一类的,而赵昌平却不以为然的说道:“没事,老乡,我会照顾你的。”
  我差点一个趔趄栽倒在浇了水的水磨地面上,要说赵昌平,在监室里肯定属于那种最没有话语权也是最容易被人调侃针对的对象,我当时就想,你是何等的勇气说出你会照顾你老乡的话的?是谁给你的勇气?是梁静茹吗?
  卫生打扫完了进入日常娱乐时间,吴建国准备往扎金花的那一堆凑过去,被梁方一脚踹了回去:“新口子,去放风室蹲好,不要说话,好好学习号子里的规矩。”

  我看着在大通铺上学着李小龙咿呀咿呀的黄龙眼中跃跃欲试的眼光,拉住准备和梁方理论一番的吴建国去到了外面的放风室。我敢保证,但凡吴建国还了一下手或者回了一句嘴,打架爱好者黄龙先生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扑过去让他见识下他的拳脚了得。以吴建国那虚胖的挺着个大肚腩的中年发福严重的身材,必然是没有半点取胜的可能。
  “你怎么带着脚镣?你犯了什么事?看你也不像是重刑犯的样子啊?”我很自觉的把自己归类到“新口子”的行列中,和吴建国他们几个一起蹲在放风室的墙边。吴建国指了指我的脚镣问道。
  “打架了干部给上的,和那个在练拳的那个打起来了,我先动手,他也带了,不过他是还手的只带五天,昨天取下来了。我还有几天也能取了。”说是新口子蹲着学贴在墙上的看守所在押人员行为规范之类的规矩,不能互相说话,可是一般也没人会真的时刻监督,我小声的把其中原委给说了一遍。
  吴建国是在一监呆了三天后冲监下来的,所以基本上的规矩他是懂的,在梁方和猴子叫着要去给新口子洗澡的时候他也没说什么,和眼镜兄站在那个小隔断里任由一盆盆冷水浇到身上冒出白气全身哆嗦两腿打颤牙关紧磕。不过我还是看到了他偶尔看向梁方的眼光里带着的一丝恨意和阴冷。
  周六是定购日用品的日子,头子尾子进站前蓝马甲推着个装了刷卡机的小推车过来在门口叫道:“订货了订货了哦!”

  黄裕新接过蓝马甲递进来的一张购物清单表问了问梁方:“看看日用品有些啥要买的?洗衣粉牙膏肥皂香皂洗发水都还剩多少?杜哥这卡里不知道还有多少钱,买二十把牙刷,这是他交代的。公用品先刷他的卡,不够就刷周少青的,你的卡刷两百,多出来的再刷我的卡,没够两百下次买公用日用品的时候再补齐。”
  杜哥的卡里也没剩下多少,买公用品我刷了两百,黄裕新补足了尾数。
  我另外买了两条烟,几包火柴,两箱方便面,买了几筒早餐饼。这都是老刘建议我的,他说在这里面不要想着每天点菜来吃,那不划算,实在是吃不饱搞包泡面吃就可以了,里面的作料包还能拌饭。
  “大学生,帮我买一条烟,家里送生活费过来后还你。”吴建国在我填写清单的时候对我说。

  “哟呵,新口子你还狡猾的很啊,你他么就是本市人,都他么进来三四天了,家里晓得你在这里晓得这里面要用钱不早给你送进来了?”梁方晃到我们旁边,嘲笑着说道,“大学生,你莫被他骗了,好多新口子进来都说外面会送生活费过来的,送个屁,你看有几个人送了的。啧啧,还开口就是买一条,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多大个老板呢。没钱就学我们,硬座!咋地,硬座不舒服还想坐卧铺啊?你咋不坐飞机呢?”

  吴建国没有理会他,朝我点了点头说道:“我几十岁的人了还会骗你这百把块钱?帮我拿一条,几天就还你了。”
  我还是选择相信了他,把清单上红梅烟后面的数字从二改成了三。
  从铁门栅栏把清单递出去,刷卡。蓝马甲把一排监室的清单收走后不久就推着推车一个一个监室的派送货物上门了。
  拿到货物后给老刘还了五包烟——这是他这些天主动拿给我的。

  梁方看到我给吴建国递过去一条烟的时候摇着头说道:“大学生,你还是太单纯啊,这里不是你们大学宿舍呢!”
  我不知道怎么回他话,于是选择了不搭理。管他呢,他会还的吧!
  赵昌平又凑到吴建国身边,两人用他们的家乡话交流了起来,他脸上挂着惯有的谄笑,说话的时候嘴角不时有口水挤出形成一个个小小的泡沫。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反正是以赵昌平最后胜利的拿到一包红梅结束了他们的聊天的,第二天的时候才知道赵昌平是以以后每天都帮吴建国装袋并且保证出货之前完成而达成协议的。如果没做完,那就算是赵昌平的任务没有完成。
  以他们两个的身手,在第二天加了任务以后,出货之前果然还有一盘多槟榔没有装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