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四栋第七监室》
第44节

作者: 北风如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
  我毕业的时候李银还有两年才能毕业,我留下来找了一份衡器销售的工作,每年的寒暑假李银都会过来,在邓哥的厂里打工挣点学费生活费,毕业后回到了邓磊的工厂做质检。在一年后,邓哥决定把工厂开到浙江那边去,李银在我的建议下也跟着邓哥他们去到了浙江。
  那以后我们就一直没再见过面了。电话,QQ联系着,跟她在读书的时候差不多。
  邓哥在他的厂搬到浙江以后回来请我喝过一次酒,在我们学校外面的KTV。没有当年那个一个大厅几个桌子的那种歌厅了,那天就我和他两个人,没怎么唱歌,光喝酒去了。
  邓哥说他真的很佩服我和李银两个人的,他从最开始的不看好,到现在看着我们两在一起六年多。问我准备什么时候成家,告诉我再不成家李银的年纪就大了,以后生小孩就算高龄产妇了。
  那天我告诉邓哥,我好像有点怕了,我感觉我自己不敢保证再过六年会不会像现在一样?六年可以那十年呢?二十年呢?我说我和李银一直都是聚少离多,每年在一起的时间没超过过三个月。我不敢保证我们真的走到一起了在一起生活了我会是怎样。

  邓哥沉默了,狠狠的抽烟,不停的喝酒。
  “我以为我以前和你说的那些都不能成为你的阻碍,好像也看到了你们真的没有什么能够阻碍的。我是看错了吗?”邓哥好像是在对他自己说。
  “李银真的是个好姑娘啊,当初哥哥劝过你让你退步,而今你在犹豫了哥哥我又想劝你勇敢一点。嘿嘿,世事无常啊。”邓哥好像有点看不懂我了。
  邓哥说李银在工厂搬到浙江去了以后就像变了成了一个机器人似的,因为搬过去的时候随着邓哥去的也就七八个人,李银在一年多的时间内因为需要从质检先后做了夜班主管、生产经理助理、销售经理助理、生产经理。最长的时间可能有几个月没出个厂门,要出厂门最多就是到厂对面的小杂货店买点生理用品。

  “她说她要进步,不能让你失望,想跟上你的脚步,去年小张结婚,在那边也摆了几桌酒,就在我们厂里的食堂,李银那一天喝醉了,我老婆送她上楼去宿舍的,回来的时候跟我说李银一直憋着一口气,她一直都觉得自己配不上你,但是想到和你分开她又感觉自己好像白活了,她还说她反正就那么的等你,不问你,不催你,不向你提要求,就等你做决定。无论什么她都接受。”邓哥拿着瓶子吹的时候跟我说着这些话,“你知道我当时听到了怎么想的吗?我恨不得当天晚上就开车回来把你绑去浙江到我的公司去上班,我知道几次让你去我的公司上班你都没答应,我开始也搞不懂你为什么不去,那天我想到了,可能是你怕和李银朝夕相处吧?要我说,她比你勇敢多了!你也就是一时冲动的勇敢,没有她那么持久。”

  后来张学有在老家补摆结婚酒的时候我参加了,他跟我说:“兄弟,你放心,我原来跟你说的要跟二婶娘说你找了个小姐当女朋友的我绝对不会说,你可以放心大胆的把李银带回来,你也就比我小两岁,也差不多能成家了,李银年纪也不小了!”
  父母一直知道我有女朋友,也催问过我什么时候把她带回家来。我的回答是不急,还没准备那么早结婚呢!
  “你小子是不是另外找了女人了?”邓哥拍了拍我的肩膀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道,“你如果真的是找了别的女人,哥哥我虽然想骂你但是我也能理解你,但是你要跟李银说。说实在的,这么多年了,从在KTV认识她,到她和你在一起,然后读书,在这边我的工厂里打工,然后跟我去人生地不熟的浙江,我真的把她当妹妹看了。你们能不能在一起那是你们的缘分,你是小张的表弟,小张从下学就跟着我,我和你一起喝了这么多年的酒,我也把你当弟弟看的,我那一边都不偏帮,但是你不能欺骗她。你要是跟我去浙江,厂里你绝对有适合的位子,你和李银结婚的话我别的没有,跟小张一样,给你们一套房绝对没问题,我今天就可以在这里和你拍板,哥哥我没喝醉。一套房绝对没问题,面积不大,一百平方左右。”

  “我再想想吧!”我叹气着回答,接着开着玩笑和邓哥说道:“那边房价可不低啊!一百平米我要选个贵点的要两百多万吧,值?”
  邓哥真的是性情中人,他满不在乎的回答:“值,活了快四十年了,李银这样的爱,值,真值!”
  想到王勇飞那么理直气壮的爱情宣言,回忆这和李银在一起并不多的时光,我在问自己:“我值得你这么卑微吗?”
  出去后找她去吧!我对自己说。

  启改的日子终于到了。
  四个早就得到通知的人早早的就把要带走的物品装进买来的蛇皮袋里,站在铁门旁边等着管教干部的召唤,看着他们离开,明知道去的是没有自由的劳改农场或者监狱,但是留下的人还是流露出了掩饰不住的羡慕。我也一样,或者,让我看看天也不错。
  差不多每个监室都有启改的人,靠着铁门看着一长队的人提着同样款式的蛇皮袋,迈着并不整齐的步伐走向另一个期待新生的未知地。
  监室还有十一个人,吴建国、许老板、黄裕新、陈安平、王勇飞、毒鬼子、钟立、赵昌平、刘志强、东北和我。

  “今天会不会冲监下来?夏干部那天说一监都快挤不了了,妈的,三十个人怎么睡下去的?”等启改的走出去的时候,吴建国朝着铁门外走在队伍最后面的蓝马甲问道。
  “应该会吧,一监老大早两天就跟王栋长说要冲监了的。”蓝马甲接过烟夹在耳朵上回到道。
  “跟一监的宋哥说一声,七监少冲点人,搞几个条件好一点的下来。”吴建国接着又说了一句。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当天没有冲监,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王勇飞大声的说道:“可以,最好不要有冲监的下来了,这样睡多舒服,一点都不挤了,晚上也不怕翻个身就压到大学生身上了,哈哈哈!”

  看着他没心没肺的打趣,我忍不住问他:“你都批捕了,看样子是没能够撤案,你不急啊?还笑得出来?”
  王勇飞拿出他这几天精选出来的后留在监室的槟榔放在口里边嚼边说:“不知道,我哥哥他们也没给个信进来,也不知道帮我找了律师没有,找了律师的话还能晓得点情况。急也没用,还有几天就过年了,不想那么多。”
  “心真大!还有心思想什么时候过年!”吴建国都听得连连咋舌,“关到这种地方了就不要想什么过年不过年的了,那和我们没半点关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